一路繁花簇锦 | 黄文萱:在文工团时,我们常下基层为工农兵服务

关注:926     发表时间:2019-03-14 08:44:27 来源:特区青年报

寒夜里有点雾,走在路上倍觉湿冷。将到锦泰花园大门口,见黄文萱头戴呢绒红帽,身穿羽绒短服紧身裤,一蹦一跳地跑过来,那姿势和身段,十足像个十八九岁小姑娘。


人物档案:黄文萱,1956年生于潮州。汕头市艺术研究室国家二级舞蹈编导。中国舞蹈协会会员,中国儿童歌舞学会常务理事,汕头舞蹈家协会原副主席,潮汕民间舞专家。获全国、省金奖,银奖主要作品有:舞蹈《元宵乐》《梨园薪传》《阿妹十五出花园》《功夫茶趣》《金凤花开》、小舞剧《观灯》、舞蹈诗《兰花颂》著作。

口述地址:汕头市锦泰花园某幢黄文萱家


寒夜里有点雾,走在路上倍觉湿冷。将到锦泰花园大门口,见黄文萱头戴呢绒红帽,身穿羽绒短服紧身裤,一蹦一跳地跑过来,那姿势和身段,十足像个十八九岁小姑娘。

认识黄文萱,算起来将近30年。那时候她在汕头市少年宫工作,成天带着一帮孩子练舞蹈,走起路来两袖带风,意气风发,说起话来噼里啪啦,一如现在这模样。我们常常眼带羡慕调侃她:“学舞蹈的人就是好,永葆青春啊!”

那一夜跟文萱说起“一路繁花簇锦”口述采访之事,她一下子就爽快答应了。


“在汕头地区文工团时,常下基层为工农兵服务”

我是一个从小就有梦想的人。怎么说呢?读书时就参加了学校文宣队,爱唱歌爱跳舞。那时候我家住在潮州甲第巷,那是一个老院子,平时我喜欢跟闺蜜黄安莉一起坐在天井里聊天,大门开着,我们在院子里一边聊着一边眼望外面的照壁,发着感慨: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长大了,我们能出去闯,去更大的舞台上跳舞,该多好啊!其实,这就是最初的“生活在别处”的朦胧想法。

1971年,汕头市地区文工团去潮州招生,那时我15、16岁,就去报考舞蹈演员,当时汕头文工团对成员的要求也是一专多能,要会唱歌又要会跳舞,就像电影《芳华》那样子。因为在中学读书时我就是文教队员,年龄小,在文教队里跳喜儿(《白毛女》女主角),最后我考上了,进入文工团这个团体,成为一名舞蹈演员。开展训练,有时还需要上广东舞校学习、 上省歌(广东省歌舞团)培训。我们的演出都是服务工农兵,经常在基层演出。如果有去海岛、乡下演出歌剧或戏剧,需要你干什么你都得去学,唱歌、跳舞、表演都得会。我还记着,当时在文工团前三年算是学员,每个月领薪水20元,扣8元的伙食费,还有12元的零花钱。当时整个文工团成员有一百多人,舞蹈队有20多人。我去到文工团,第一届团长是马乔,副团长是陈铭贤。


“文工团解散后,我学潮剧,但更想继续跳舞”

到了1976年,文工团解散,改组成“青年实验剧团”,陈炳光任团长。文工团多数成员都转业了,但我被璇秋姨(潮剧名人姚璇秋)看中留下来,她说“我看你嗓子还不错,留下来学唱潮剧吧。”我还曾经和方展荣(潮剧名丑)合演过一部小品。

我学演潮剧,一直学到1978年。我内心始终觉得,自己不是演潮剧的料,还是更希望继续跳舞。但那几年我还是学了几出戏,像《小刀会》《江姐》《红色娘子军》等,大多是样板戏。我还与方展荣合演一出《木棉花开》,那部戏里我演女主角。《木棉花开》的主题背景是反对社会上投机倒把的风气,方展荣在戏里演一个有趣的舅舅,我演他外甥。方展荣现在遇见我的舞蹈学生,还会跟他们说“你们的老师以前演过潮剧喔”。

离开剧团后,我又转业到新华书店卖书。当时从专业团体出来,改行就称为“转业”。我当时就觉得,去书店去对了,去到书店后,我读了好几年书,天天看书增长知识,太好了。我一进书店就被安排担任图书采购员,负责阅读各类新书,然后决定是否进货及进货数量。国内小说、世界名著我都很喜欢,我大笔一划,200本、400本马上就进货(哈哈),而且我挑选的书到货后经常一卖而空。当时学习文选一类的书籍也是由书店发行的,因为书店归(市委)宣传部管,属于同一个系统。


黄文萱舞蹈作品。


“到少年宫后,我的作品获省第一届少儿花会金奖”

到了1983年,团市委少年宫成立红领巾艺术团。我就开始进入少年宫,从此开启少儿舞蹈教育的事业。

我最开始排演的节目《元宵乐》,就是将潮汕英歌舞和钱鼓舞结合,演绎潮汕本土民族文化。当年在广东省第一届少儿艺术花会上,我这个《元宵乐》就一炮打响,节目展现了潮汕儿童在闹元宵时跳英歌舞和钱鼓舞的欢乐景象,受到广大评委和观众的喜爱。当年展示民族特色文化的文艺作品还是挺少的,英歌舞和钱鼓舞就是潮汕地区的民族舞蹈。《元宵乐》最终获得金奖,羊城晚报、南方日报的记者赶来采访时纷纷表示,“汕头的小孩长得特别漂亮。”“孩子们跳得真棒!”

当时文化部很想培训中国新一代少儿舞蹈艺术家,我因为排演作品在省获奖,所以有幸被文化厅选送到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参加全国少儿舞蹈培训。培训经费由文化部出,我们可以带薪参加培训。培训时间长达几个月,我们这个培训班在少儿舞蹈界被戏称为“黄埔一期”。

当时学习条件特别好,北京舞蹈学院最好的编导老师、最好的民族民间舞老师,还有从美国请来的舞蹈专家来给我们上课。就在上课期间,我认识了潘志涛老师,他在北京舞蹈学院民族民间舞系当主任,他跳的鼓子秧歌特别棒。此后,潘老师几乎每年都来汕头采风,去潮阳看英歌舞。他今年70多岁,还在当舞蹈导师。


△2001年5月,黄文萱舞蹈作品展示会在汕举办,多名国家、省级专家给予高度评价。


“北京学习回来,我编排了大量少儿舞蹈节目”

经过北京舞蹈学院几个月系统的学习,舞蹈编排各方面都提高很多,知道一支舞蹈应该怎么编。此外,当时参加培训的一班成员还成立了中国儿童歌舞学会,由文化部少儿司领导筹办。

回到汕头后,我编排了大量少儿舞蹈节目,每年的广东省少儿花会、全国少儿舞蹈比赛我都有带队参加,每年我们都有一、两个节目获金奖。另外还在汕头市培训了一批能歌善舞的小孩,当时许多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被选中来学跳舞。我们挑选小孩的标准是,第一要长得漂亮,因为小孩漂亮是汕头少儿舞蹈队的惯有特色。到哪里比赛或演出,给人的感觉就是汕头的小女孩最漂亮。当时广东舞校(广东省舞蹈学校)的招生标准就是,女学生在汕头招,男学生在辽宁招。现在舞蹈演员的选拔标准提高了,汕头的小孩不是那么能吃苦,现在广东舞校招生一般在北方招收的学生比较多。但通过我培养出来的学生,每一年都有人考上广东舞校。

我在少年宫一直工作到1996年,之后转到艺术研究室工作。1995年由市文化局牵头成立汕头少儿艺术团,并开展出访表演,去爱尔兰和希腊。出访结束后,我就一直教少儿艺术团的孩子跳舞,直到退休。当时汕头少儿艺术团的孩子几乎是免费学舞蹈,甚至报名参团的孩子数量很多,我们还得进行选拔考试,择优录取。我主要挑一些相貌姣好的孩子,体态方面,可以进来后通过跳舞改善。如果未来计划考舞校的孩子,则基因很重要,如果父母长得高,那孩子的身高达标的可能性才较高。学舞蹈实在是难,对许多先天条件都有要求,要上舞校前都必须先上6年舞校附中,打好基础。



“结合潮汕本土文化的舞蹈作品,很质朴很动人”

2001年5月,由文化部少儿司,中国儿童歌舞学会主办。汕头市委宣传部,文化局协办,“中国儿童舞蹈研讨会暨黄文萱舞蹈作品展示会”在汕头艺都举行。来自中国舞蹈协会主席贾作光,副主席陈翘,北京舞蹈学院专家教授潘志涛、明文军、许文意,和来自全国各地市少年宫,少儿艺术团的舞蹈教师,儿童教育家岀席了会议,观赏了我的作品展示,并在随后的研讨会上给予很高的评价。

我觉得这是对我从事少儿舞蹈艺术培训工作的一个肯定,心里当然很高兴啦。

现在回头看我第一个获奖的少儿舞蹈节目《元宵乐》,其实很多地方显得稚嫩。但是在当时的广州,其他少儿舞蹈节目都是展示都市的东西,只有我们带来一个乡土气息浓郁的表演。我认识很多广州少年宫的舞蹈老师,他们当时编排的少儿舞蹈作品往往是反映学校第二课堂。我在编排舞蹈作品时倒是偏爱结合潮汕本土民俗,像我曾经编导过《阿妹十五出花园》《梨园新传》等具有浓厚地方文化的舞蹈作品。一开始,我是觉得要上省城跟别人比赛,其他艺术团的孩子都接受了几年非常规范的训练,而我们刚成立少年宫,教学、表演都还处于摸索阶段,我们要拿什么跟人家比?后来在一次采风活动中,我去潮阳看了英歌舞演出,特别激动,觉得我们就应该拿潮汕特有的文化艺术和别人比,最民间的东西也是最世界的。排演《元宵乐》时,我们的队伍没什么基础,训练的时间也短,但出来的效果很质朴很动人。

走出汕头去比赛,我们要拿潮汕独特的民俗文化主题,但在本土的训练和演出,我还是会尽可能挑选孩子感兴趣的元素进行编排、训练。以前成立少年宫就为活跃孩子的第二课堂嘛。孩子喜欢小树苗、花儿、天空这些,我们都会在舞蹈中加入这些元素,为孩子们编舞。

当时能成为少年宫红领巾艺术团的成员,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汕头市各所学校选送优秀学生加入艺术团,然后周末前来训练。当时汕头各所小学我都很熟,几乎每所学校都争相邀请我为他们的学生排练舞蹈。我去到各所学校排练,还会留意有没有好的舞蹈苗子,有的话会邀请他们加入红领巾艺术团。当年少年宫所有培训课程是免费的,我们虽然不赚钱,但看到学生能排演出好作品就非常兴奋。那个年代,大家很少想关于钱的事,编舞排舞很累,但孩子们能出作品就好。2000年后,少年宫开始收取培训费,但金额很小,一个月就一百来块钱。


“我近40 的工作生涯,感受到汕头文艺发展经历了几个繁荣阶段”

在专业舞校的学习经历是很枯燥的,一年级新生先学擦地,先把身体站直,每天不断反复训练。但培训少儿舞蹈,我们主要是培训孩子的兴趣,让训练服务于演出。在艺术研究室,我除了教导艺术团的孩子们跳舞,每逢汕头举办大型文艺演出,例如汕头市春节晚会、元旦文艺演出等,我也得编排成人舞蹈节目。

我从1971年工作到退休,近40年的时间里感觉汕头文艺的发展历经了几个繁荣的阶段。1971年文革尚未结束,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当时社会各界对文艺团体很重视,当时的演出任务特别多,每天排练,排练后到基层、部队、工厂、农村演出,当时汕头的文艺事业应该算是很繁荣了。

到了改革开放时期,汕头的文艺又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接受新思想、新事物后,文艺又进入一个新高潮。引进国外新的艺术形式和艺术思想,大家看到与传统不一样的文艺现象,都很兴奋。当然,进中国的新事物不一定全是好的,宣传部对文艺产品的把关比较紧,腐朽的文艺产品一般进来不了。舞蹈在当时的变化不算大,在流行歌曲等领域变化较大。舞蹈培训始终坚持传统的一套,入门先用芭蕾舒展你的身体,后面再选科进行深入培训。

90年代中期,应该算是汕头文艺事业的一个高峰。创作理念的更新带动文艺的发展,创作力量也非常雄厚。当时团市委发起成立青年音乐舞蹈协会,共青团的演出活动很多,青年音乐舞蹈协会的舞蹈节目一般都是我负责编排。90年代汕头舞蹈艺术涌现不少人才,像我、谢丽华、李澄金、王建兵等一批舞蹈家都在不同领域推动汕头舞蹈艺术的发展。王建兵所在海洋艺术团,演绎的芭蕾舞蹈节目特别棒。我曾经为海洋艺术团编排过舞蹈节目,艺术团的成员不仅舞蹈基础好,而且长得漂亮。


“看着学生们成长成才出成绩,我特别欣慰”

现在我不常住汕头,偶尔回汕遇见以前学生的家长,他们和我聊天都特别激动,也会聊到现在课外培训的高昂收费和相对低劣的质量,家长都说现在很难找到像我一样的抓质量、有公心的老师了,现在的老师不少是为钱而教学。当年我们一批老师,都觉得教学工作最重要,生活上苦点累点没关系。其实俭苦的生活也有它的乐趣,像当年我们骑着自行车去上课,烫头发穿新潮衣服穿梭在校园里,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现在大家都开着名车上班,反而没有特色没有快乐。

教了这么多年舞蹈,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学生有两位,一位纯婷一位郑伊洋。大家都说纯婷是我的得意门生,她在舞蹈上的造诣的确没有辜负我对她的期望,现在我看她跳舞感到特别欣慰。郑伊洋现在也加入汕头市艺术研究室,是汕头本土音乐人,创作了不少优秀潮语歌曲。去年春节有一名学生来家里给我拜年,他考上中国音乐学院,主修音乐剧表演,他还在家里为我们现场演了一段音乐剧,看着学生们的成长、成才我都特别欣慰。 


口述整理 | 林琳  辛挺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