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迎来摄影春天,摄影周今在时代广场开幕

关注:2083     发表时间:2019-01-10 09:16:38 来源:特区青年报

“2018第二届汕头摄影周”隆重开幕,“城市会客厅”时代广场迎来了中国摄影界的大咖、学术专家和八方宾客,亲民、新颖的展览方式让市民在阳光下、清风中感受影像的魅力。

11月24日上午,“2018第二届汕头摄影周”隆重开幕,“城市会客厅”时代广场迎来了中国摄影界的大咖、学术专家和八方宾客,亲民、新颖的展览方式让市民在阳光下、清风中感受影像的魅力。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重要讲话精神,坚定汕头文化自信,本届汕头摄影周以“绽放自信·我们的新时代”为主题,由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学术支持,汕头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汕头市摄影家协会承办。这是我市首次将摄影展搬到室外,也是迄今汕头最大规模的开放式影像展示,30组近2000幅图片一齐亮相时代广场,集中展示改革开放40年来市民视角下的汕头城市新形象新变化。



本届汕头摄影周总策展人曾翰在采访中表示,本次摄影展规模较大,规格较高,内容丰富,各版块之间相互呼应,其内核都指向“记忆·穿越”这一主题。《穿越·记忆——2018汕头摄影周主题展》的内容涵盖潮汕的方方面面,如民俗风情、民居建筑、婚丧喜庆等;《见证40年中国摄影名家十人展》集中表现40年来国家在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民生等各方面所取得的伟大成就。



据介绍,本次摄影周还设置了本土特别展和个人展。《见证汕头40年(1978-2018)影像文献展》以普通人的视角,用民间影像来折射时代变迁;《汕头当代摄影实验展》和《汕头摄协2018年度双月赛十佳作品展》展示的是具有新锐意识的本土影像;《致敬大师——陈复礼与潮汕的影缘》则收录了一代国际摄影大师陈复礼先生在汕头指导创作的珍贵影像,寄托了汕头摄影人对大师的缅怀之情;李伟坤的《原乡人》、王璜生的《线•构图•现实》、林晶华的《非洲面目》、林少华的《汕海经》、翁志雄的《老城旧影》等潮汕摄影家的个展各有精妙;《汕头市乡村记忆工程摄影展》《汕头摄协摄影进校园成果展》《汕头珍稀鸟类摄影展》构成一个庞大的影像系统。


汕头是一座中国摄影史绕不过的城市。汕头曾走出“红色摄影家”沙飞,养育了“中国感光之父”林希之,是新中国第一张照相纸的诞生地,还是国际摄影大师陈复礼的故乡。“汕头与摄影的渊源,汕头人对摄影的情感,构成了汕头影像的历史,怎样用影像去表现城市的文化记忆,这是本届摄影周的核心,也是摄影展努力的方向。”曾翰说。




据悉,“汕头摄影周”期间将举办广东省第九届摄影理论研讨会,系列摄影展、颁奖典礼、公元大讲堂、影享会等一系列学术交流、文艺惠民活动


作者 | 本报记者 蔡妍虹 

摄影 | 本报记者 张春华


一家之言


林晶华:我不喜欢过度后期虚饰的照片


为期8天的 “2018第二届汕头摄影周”引来全市瞩目,迄今汕头最大规模的开放式影像展为市民提供了一个高端、精致、灵动的学术空间和影像盛宴。游走在大多数以潮汕文化为摄影主题的图片中间,林晶华的《非洲面目》个人展览所呈现的埃塞俄比亚异域面孔格外出众震撼,令市民驻足端详,拍照留念。


林晶华(左一)与非洲儿童


自由摄影撰稿人林晶华出生于汕头市饶平县。16岁初中毕业后他当搬运、做苦力,三入囹圄,历尽坎坷,但他不屈服于环境的逼迫,刻苦自学,艰辛奋斗,成功创业。1987年购买第一部相机,他自学摄影,而后视摄影艺术为终生追求,至2018年,他拍摄范围遍及全国各地及全球139个国家和地区。


1992年他首次进入西藏至今,已17次深入大藏区创作,拍摄了几千幅藏区风光风情相片,写下几十万字在藏区的经历文字。1997年后,他着重于专题摄影创作,把出版摄影画册作为最终目标,至今已著作出版大型画册10本,及13万字游记《林晶华青藏高原拍摄记》。1998年,他以西藏风光为题材的摄影集《天界窥影》在“首届南方12省书籍装帧设计展评会”上被全票通过评为整体设计一等奖。2001年,他的大型摄影集《天界》获“首届全国优秀艺术图书奖”一等奖和中国图书最高奖项“国家图书奖”。


孩子们的娱乐场


从2011年开始,林晶华先后5次深入埃塞俄比亚,用镜头捕捉大量细节,真实地记录了这片土地及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族群。他的摄影集《最后的非洲》《埃塞俄比亚》展现了东非大裂谷的神奇和鲜活,体现了作者对地球及人类的忧虑和对艺术的热情。


不美,比比看?


在数码相机成为主流、手机随手拍风靡的全民摄影时代,75岁的老摄影家林晶华仍然采用传统的胶片照相机,他喜欢原汁原味的纯摄影手法,不刻意摆布,不依赖后期的暗房制作,更不借助电脑技术的虚饰,做到按快门定像。近日,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林晶华,请他谈谈在技术横行的现代社会,他如何看待后期修图与摄影的关系。

  

记者:在修图软件功能越来越强大的今天,您坚持“原图直出”的原因是什么?

林晶华:摄影实际上对现实的表现和记录,摄影师透过照相机将现实的东西表现出来,这是摄影的基本功能。如果采用电脑进行后期制作,将阴天换成蓝天,或者图中缺一只马那就加一只马上去,这首先是和摄影的本质相违背,特别是纪实摄影和旅游摄影。“纪实”顾名思义就是记录实际存在的情况,旅游画册则是要将一个旅游点向世人介绍,为了达到画面完整将一个山拉长或收缩,说严重了,这就是造假行为,我不喜欢过度后期虚饰的照片;第二,一张照片通过电脑后期制作后,这张图片的版权是后期制作者的,还是摄影师的?说不清楚。我有一个座右铭:做实在人,说实在话,写实在文章,拍实在的照片,可以说我是逆潮流的人,但这是我想坚持的。


记者:照片“原图直出”最难的是什么?

林晶华:摄影我认为有两个最难,一个是对摆在你面前的景象的判辨,什么场景可以出好片,什么无片可出。第二个难是“曝光”。我最怕别人问我“你这张照片是多少光圈,什么快门?”。有时候一兴奋追拍一只马、一朵云,你可以不断调光圈和快门,连拍多少张,谁会去记得用了什么快门什么光圈?现在是数码相机有记录可查,过去是没有的。


曝光要放在课堂上来讲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书中讲的曝光只是一种理论,和现实中的操作完全是两码事。比如说,如果你在南极或北极遇到阳光灿烂的冰川,不仅不能减少曝光度,反而应该增加一到两档,否则拍出来的雪不白;而在西藏高原,海拔每增加一千米曝光应该减少零点几档,因为海拔越高紫外线越强,所以曝光度反而应该减少,才能拍出来主题突出的照片。曝光其实是没办法教授的,应该是因时、因地制宜,通过自己不断摸索和学习去积累判断的经验。


记者:有人称您为“实力派摄影师”?

林晶华:老实说,我不是有名气的摄影师,我本人自十几年前就向自己提出了“逃离摄影界,接近艺术界”的要求。我不愿意争名夺利,但实际上,我争的是更大的“名”和“利”。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比喻:比赛是赌博,展览是过眼云烟,幻灯讲课是跳裸体舞,出摄影集是审讯记录,出书是对摄影师最大的挑战,我不参加比赛,我愿意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出书上。或许多少年后,有人在图书馆翻到我的书,觉得“这个摄影师不是很有名但这本书不错啊”,这才是我追求的。


记者:对于年轻摄影师和业余的摄影爱好者,您有哪些建议或忠告?

林晶华:在高科技时代喜欢摄影的人很有福气,因为只要懂得操作数码相机和手机就可以拍照。但我认为摄影最难的是对现实的表达。一张照片的拍成除了技术操作,在一个场景中抓住什么动态,在哪个时刻定格,都是大脑做出的指挥,这与你的生活经历、对现实的了解,包括你的天文地理、历史人文知识都是相关的,不是你买最好的相机就能够做到,需要你广泛地阅读和丰富的人生经历。曾经有老摄影师建议我停拍一段时间,去看些书,看书的过程,其实是在增强你按快门时候的积极因素。年轻人除了勤拍摄,勤看他人的作品,更多的时间应该是提炼自己对人生和社会的认识,看书也好,参加社会实践也好,从中吸取精华,不要急功近利,不应该拍不到想要的效果就通过电脑后期来调节。


作者 | 本报记者 蔡妍虹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