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乡村里走出国之重器大工匠

关注:1092     发表时间:2019-01-08 17:04:30 来源:特区青年报

10月23日上午,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在广东省珠海市举行。10时许,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宣布:“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

10月23日上午,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在广东省珠海市举行。10时许,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宣布:“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

港珠澳大桥,这是世纪工程!这是国之重器!其正式开通,世界瞩目,举国欢腾!作为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建设功臣”的黄凯彬,在这一刻更是激动莫名。

黄凯彬是广东汕头人,1965年出生于汕头市洋贝乡,在乡村里度过了自己的青少年时代和早期求学时代。1987年7月从广州海运学校船舶驾驶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广州港务局引航站,现任广州港拖轮分公司副总经理。

历经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沉管浮运与系泊作业项目4年多的攻坚克难、砥砺前行,黄凯彬以“工匠精神”实现了人生事业的升华,成为国内大型沉管浮运第一人。

黄凯彬用甚高频电话下达口令指挥浮运。


攻坚克难

2012年,当时还是广州港拖轮分公司(以下简称“拖轮公司”)总船长的黄凯彬,和公司领导一起主动寻求与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部合作沉管浮运与系泊业务。通过竞争,拖轮公司最终战胜对手,于2012年6月成功签订了33节沉管浮运系泊和浮运演练合同。

合同签订后,拖轮公司成立了以黄凯彬为领头人的港珠澳大桥沉管浮运、系泊指挥小组和沉管浮运现场作业工作组。黄凯彬凭借良好的拖带组织能力和过硬的航海专业技术水平,带领作业团队对沉管浮运和系泊进行了一系列技术攻关。

沉管浮运与系泊作业是港珠澳大桥项目主要难点之一,这么大型的沉管浮运在国内是首次,国外也仅做过三次,有技术难度大、配合难度大、复杂程度高、指挥难度高和使用拖轮多等特点。作为项目组织者和浮运作业主指挥,黄凯彬多次组织业务骨干召开专题会议以及前往现场调研,分析、研究技术细节,就沉管进入航道基槽的浮运时机和拖带方式、拖缆角度、拖缆长度、拖力平衡及口令传达等细节进行反复论证、研究。

为了找到各作业拖轮拖带缆绳最佳角度,黄凯彬进行了大量的理论分析和计算,利用纸盒和笔记本粘上胶条当绳索进行模拟拖带实验,反复论证在各种角度下的拖力效果和偏转效果,从而确定各艘拖轮在不同情况下的拖缆角度以及沉管如何克服风、流、浪的影响偏转,解决了拖轮最佳拖带角度等技术难题。


实战演练

2013年1月19日至4月底,黄凯彬带领作业团队,和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部组织了四次现场浮运系泊实战演练。

沉管浮运编队前进中。

沉管浮运编队接近人工岛。


1月19日,首次浮运演练开始,六艘拖轮拖带“重任1500”演练了一天,但效果却令人沮丧!指挥人员欠缺指挥艺术、口令传达不顺畅、拖轮船长操作不适应、浮运方案不完善以及浮运软件误差大等主要问题全暴露出来。浮运演练没有达到预期目的。黄凯彬和他的团队意识到,沉管浮运作业和海上的一般拖带作业是两码事,难度大很多!

怎么办?拖轮公司能不能胜任浮运重任?岛隧工程项目部和拖轮公司同时感受到极大压力,信心大受打击!因效果糟糕,双方团队一时陷入集体焦虑。演练结束回程中,拖轮公司船员用疑惑的眼神对黄凯彬说:“这种业务你都敢接!”言语之中,全无信心。

但黄凯彬选择了担当,选择了知难而进、勇往直前!黄凯彬告诉记者:“第一次演练后,才真正感到浮运项目的难度!”

令人欣喜的是,浮运系泊难题在以后的演练中一一得到解决。

四次实战演练后就正式实施首次沉管浮运,这比当时国际上最高水平的韩国釜山沉管浮运演练足足少了三次!

精准作业

港珠澳大桥集桥、岛、隧于一体,其中沉管隧道工程的难度堪称世界之最,大桥建设总工程师林鸣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比喻,说这33节沉管,每一节的对接难度都好像是高考考上清华一样。33节沉管装上去对接好,就像连续33次考上清华,甚至更难。沉管浮运拖带是沉管隧道工程中最关键、最核心的环节。

前期的技术试验和实战演练给了黄凯彬精准完成工程项目的巨大信心。但他深知,这项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何况33次的作业任务,几乎每一次都不同,不时会出现新的问题。他告诫自己和参与人员:“要把每一次任务当成一次战斗,每一次任务完成后都要做好总结,争取下一次的完美。”作为策划者、组织者、技术攻关者和浮运主指挥,黄凯彬每次都亲自负责安全风险最高航段的组织和指挥,保质保量完成任务。

2013年5月2日,岛隧工程进行首节沉管浮运和系泊作业,黄凯彬担任浮运作业的组织者和浮运系泊的主指挥。黄凯彬告诉记者,浮运和系泊项目实施很艰难,风险很大。沉管加两艘安装船重8吨,比辽宁舰还重,沉管长180米,宽38米,高11.4米,可使用航道狭窄,浮运航道240米宽,基槽120米,控制难度极大。采用4艘拖轮吊拖,4艘拖轮顶推,4艘拖轮备用方式编队浮运,有别于传统拖带。同时,指挥八艘以上拖轮作业,极其挑战脑力极限,为达精度要求,需借助浮运软件指挥。此外,珠江口水文复杂,水流急,恶劣天气多,来往船舶多,如果控制失误,沉管搁浅或碰撞,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沉管只要轻微受损,就要报废,一个沉管造价过亿元,工期半年,时间等不起。

黄凯彬(右)与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总工程师林鸣(左)。

历经15小时的艰难、精准作业,首节沉管浮运和系泊完成了。但又有新问题:总体拖力不够,无法克服顶流影响,出现倒拖现象,坞口和基槽横流压力大,等等。岛隧工程项目部专家和黄凯彬通过多方面探索论证,最终优化了作业拖轮协助功能,调整了作业窗口,逐步解决了流压和拖力不足问题,同时压缩了浮运时间。

E1-E14节作业精准完成。但新难题、新情况又出现,E15节在沉管浮运和系泊作业中出现的基槽回淤和边坡塌方导致了两次回拖浮运作业!回想起当初的一幕幕,黄凯彬感慨万千:“E15节再次浮运,基槽再出问题,浮运中断,港珠澳大桥项目部领导当场泪流满面。”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逆浮运加上作业窗口不理想,操作难度倍增。黄凯彬所有的口令操作都是小心翼翼,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确保精准、完美。回拖浮运任务完成得异常艰难!黄凯彬及作业团队也因此受到岛隧项目部的高度好评,获得劳动竞赛集体一等功。2013年10月,沉管拖带作业项目部被全国总工会命名为“工人先锋号”。


工匠精神

港珠澳大桥,全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英国《卫报》誉之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是桥梁界的“珠穆朗玛峰”。由于地质结构复杂、施工环境恶劣、技术标准高、环保要求高,从开工建设到如今正式开通,港珠澳大桥一路都面临着超乎想象的困难与挑战。建设这样一座“世纪工程”,不光要有大国支撑,更要有工匠精神。

港珠澳大桥技术专家组组长冯正霖这样评价岛隧工程:“岛隧工程决定了港珠澳大桥的成败,也决定了港珠澳大桥在世界工程史上的地位,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们这代人正在创造世界工程史上新的业绩、新的纪录。”

国际隧协专家汉斯也评价道:“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超越了任何之前沉管隧道项目没有超越过的技术极限。因为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的实现,中国从一个沉管隧道技术的相对小国,发展成为国际隧道行业沉管隧道技术的领军国家之一。” 

为表彰黄凯彬在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沉管浮运与系泊作业项目中的巨大贡献,2018年1月,黄凯彬被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部授予“建设功臣”荣誉称号。

黄凯彬“建设功臣”获奖证书及奖章。

黄凯彬立功证书。


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港珠澳大桥管理和施工等方面的代表时指出:“港珠澳大桥是国家工程、国之重器。你们参与了大桥的设计、建设、运维,发挥聪明才智,克服了许多世界级难题,集成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管理技术和经验,保质保量完成了任务,我为你们的成就感到自豪,希望你们重整行装再出发,继续攀登新的高峰。”

总书记的话让黄凯彬倍感温暖、深受鼓舞。黄凯彬说,能参与指挥港珠澳大桥世纪工程,这是他一辈子的精神财富,累并快乐着!当听到习近平总书记宣布大桥正式开通时,他百感交集,心情激动,为自己能为大桥建设付出心血而骄傲!

          

作者 | 本报记者 林巧光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