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的故事|蚁岗宏:失明没让我停止追逐人生的脚步

关注:290     发表时间:2019-07-08 09:07:04 来源:特区青年报

说到盲人从业,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按摩,但很多人不知道,视障群体不仅会肢体按摩,还可以做“心理按摩”。

说到盲人从业,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按摩,但很多人不知道,视障群体不仅会肢体按摩,还可以做“心理按摩”。“心理咨询师”对很多人来说已不陌生,从2004年开始,心理咨询师的队伍中有了盲人的身影。为了了解汕头市目前唯一一名盲人心理咨询师蚁岗宏的故事,记者日前来到他位于汕头澄海的家中。


他的客厅布置得温馨有序,与一般人家并无太大差异。客厅的显眼位置摆放着一艘拼装好的乐高模型船,秀气灵动的书法和色彩鲜艳的绘画作品贴在墙面上,客厅的一个角落里还有一辆山地自行车。“这些都是我儿子的。”蚁岗宏笑着说。蚁岗宏的儿子今年上初二,记者到蚁岗宏家里时,他正在学校上课。从家里的物件和蚁岗宏的描述中,不难勾勒出一个可动可静的15来岁少年的模样。


25年前的蚁岗宏大概也像这般意气风发,一张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画卷正徐徐摊开,等待他去挥洒和描绘。那时,未满20岁的他拿到中国农业银行的委托培养名额,进入大学学习两年的金融,毕业后他将供职于银行,拥有一份稳定而体面的工作。但命运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个急转弯,把这位稳稳前行的年轻人狠狠甩出原本的航道。




蚁岗宏


不相信人生因为失明就这么完了


1995年毕业前夕,蚁岗宏的视力下降得非常厉害,不到两个月,他的眼睛就几乎看不见了。

  

“突然失明真的很慌,安全感和控制感一下子都没有了。”蚁岗宏说。对于一个心理上尚未完全成熟的年轻人而言,命运的这个玩笑显然是开大了。但蚁岗宏不相信,他的人生就这么完了。

  

1996年,蚁岗宏毕业后和父亲踏上了近3年的求医问药之路。在一次远赴新疆看病的过程中,他们遇上了几十年未见的大暴雨。过天山时,洪水急流从山上泻下,若不是司机及时转向,被水流冲下山的后果不堪设想。如今回想,蚁岗宏仍觉得后怕。为了治好眼睛,那段时间,父子两人不辞辛劳走南闯北。尽管这样,蚁岗宏的眼病还是不见好转。

  

“到后来觉得没什么希望了,那就学点什么吧,”蚁岗宏说,“对于视障者,那时候,其实现在也还是,大家最先能想到的就是推拿。”于是,蚁岗宏也加入盲人推拿群体,经过学习,成为了一家大型休闲中心的推拿师。“大家对于视障群体缺乏了解,会把我们想象成奇怪的人,而且是特别奇怪的。”蚁岗宏说。上班的那四年,他时不时会受到客人有意无意的言语性侮辱,这让他觉得难受。

  

2008年,蚁岗宏偶然看到中国盲人协会发出的一份文件:将给视障群体提供一次心理咨询师的职业培训。“当时觉得这应该是个不错的职业,而且也是一项可以由自己独立胜任的工作。”蚁岗宏说。2008年到2010年间,蚁岗宏顺利考取了心理咨询师三级和二级资格证。据统计,2004年至2017年间,中国盲协主办的盲人心理咨询师培训班有160余人顺利毕业并拿到国家承认的从业资格证,“其中持有二级证的仅十多人,而真正以心理咨询师为业的全国仅有几个,汕头目前只有我。”蚁岗宏说。



面对质疑,用实力换取信任


拿证者多,成师者少,是因为要真正做好心理咨询,还需后续不断地进行自我再教育。这个过程,就是视力正常的人,能坚持下来的也是凤毛麟角。了解到当时汕头海豚湾心理咨询机构与深圳将合作开设一个课程,蚁岗宏便前去咨询。没想到,工作人员得知他已考取二级证,便邀请他加入机构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求职过程比想象中容易,但工作对于他的挑战却毫无折扣。

  

蚁岗宏从线上公益心理咨询做起,“每周一到两次在QQ群上做咨询,大家都是打字,这样交流就没有什么障碍。”蚁岗宏说。积累了一定经验后,他开始做线下咨询。“视力正常的咨询师可以捕捉到来访者言语之外的更多信息,比如表情、肢体动作、身体反应等,对于我来说,这部分信息会缺乏。”因为这个,蚁岗宏常常受到来访者的质疑:有的来访者得知情况后取消咨询;有的在咨询结束后评价——我觉得你帮不了我,因为眼睛的问题;还有的来访者发现蚁岗宏的眼疾后,整个咨询过程都跟他对着干……

  

“看不到,能做心理咨询师吗?”这是很多来访者共有的好奇和疑虑。蚁岗宏能够理解他们的质疑,有机会他会解释,但更多时候他用自己的实力换取信任。

  

有专家表示,任何人只要通过系统学习和钻研都可以胜任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包括盲人。盲人虽不能“观色”,却是“察言”的高手,他们对语气、语速、词汇运用等分辨能力很强,会从声音的抑扬顿挫中听出对方的情感和情绪。“心理咨询中倾听非常重要,可能有的人会觉得来到心理咨询师这里听他说上一大通,你就明白了然后回去。实际上不是这样的,一般情况下,咨询师听的时间要比说的时间多。”蚁岗宏说。视障者进行心理咨询时,看不见咨询者的服装、表情等可以伪装的“面具”,反而可以静下心来倾听,用一颗心去感受另一颗心。



蚁岗宏在盲人诗歌散文朗诵大赛中获奖。


边干边学,为人生未来储备能量


工作中的困难不少,再教育的过程也不轻松。

  

从业8年来,蚁岗宏一直是边干边学。他最感兴趣的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精神分析我连续学了六年,平均每年有10个月,每个月有2-3天要到深圳上课。”在这个班上,蚁岗宏是唯一的视障学员。大家都用常规的纸质书和课件,他没办法,只能把几本教材和课件一页一页地拍下来,用图片识别软件扫描,把图片上的文字转换成电子文档,然后再通过电脑读屏的方式来学习。“也可以和老师要电子课件的,但我觉得自己努努力就能做到的事情,就不要去麻烦别人,我不想显得太特殊。”他说。

  

若无那场失明意外,蚁岗宏的生命中不会有“心理咨询”,但当真正接触和学习了后,他被这一领域的魅力深深吸引了。“一开始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工作,慢慢地我发现我是喜欢这个的,它对于我的人生,甚至说生命的影响很大,我觉得它已经进入我的骨髓了。”再教育,尤其是精神分析的学习让蚁岗宏重新梳理了他的成长历程,“我知道了我是怎么样成为今天的我,慢慢地对自己有一种掌控感和自主感,那种感觉是特别好的。

  

纸质教材的电子化、出行问题和难懂的理论都只是他再教育过程中的小困难,对他而言最大的困扰是培训课程的费用。“心理学的课程是很烧钱的,最开始一个月两天的课程学费接近1500元,到后来,学费就涨到2000元,基本上工资都交学费了。”学费对于蚁岗宏来说是不小的压力,但他一点也不后悔,他觉得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只有把自己武装好了,当这个行业飞速发展时,他才能抓住机会一飞冲天。


通过自己的努力,为社会和家庭出力


2018年3月,蚁岗宏离开汕头海豚湾心理咨询中心,成为一名独立心理咨询师。为了减少出行方面的不便,蚁岗宏选择在网络上做心理咨询。相对自由的工作时间和空间,给了蚁岗宏学习和发展其他兴趣的机会。

  

2017年,经学习心理咨询的同学多次提议,蚁岗宏开始通过网络学习朗诵。今年5月17日,在广东省第九届盲人诗歌散文朗诵大赛决赛中,蚁岗宏荣获一等奖。“以前我都是在家自嗨式读着玩,通过这次比赛,认识了一些在朗读方面很专业的朋友,可以一起交流。

  

这么多年来,蚁岗宏不断通过自己的工作和努力为社会和家庭出力。“家里的地都是我拖的,碗也是我洗的。”蚁岗宏笑着说。生活中,蚁岗宏能够熟练地操作手机和电脑,为此,很多人觉得惊讶,但他说,这不是视障者多有能力,是科技带来的便利。“大家觉得厉害是因为预设了你眼睛看不见就啥都干不了,然后突然发现你还能干这个干那个,就觉得你很了不起,”蚁岗宏说,“我是视障,又不是智障,按照语音提示操作就行,这和普通人看着屏幕操作是一样的。

  

现下,对于残障群体的关注和报道并不鲜见,但他们往往被视为需要同情的“弱势”群体,“可能是出于宣传需要,残障者往往会被先矮化然后再被拔高甚至神化,这其实不仅不利于大家了解残障群体,反而会让偏见加剧。”蚁岗宏说。



作者 | 本报记者 蔡妍虹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