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簇锦 | 赵淑钦:部队生活决定了我的艺术道路

关注:822     发表时间:2019-06-11 14:34:17 来源: 特区青年报

赵淑钦,1936年出生,广东潮阳人。中学时期师从著名水彩画家吴芳谷,196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先后在广州军区创作组、汕头市文联、汕头画院任职。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全军美展并获各种奖项。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汕头画院名誉会长、汕头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汕头油画院顾问。


人物简介


赵淑钦,1936年出生,广东潮阳人。中学时期师从著名水彩画家吴芳谷,196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先后在广州军区创作组、汕头市文联、汕头画院任职。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全军美展并获各种奖项。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汕头画院名誉会长、汕头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汕头油画院顾问。

  

赵淑钦


赵淑钦在汕头美术界是泰斗级人物,小辈们提及,总有种高山仰止的口吻。所以邀约采访他时,心有忐忑,怕自己提的问题不专业,影响了谈话质量,无法完成口述任务。

      

下午三点钟,准时登门拜访。赵老亲自开门,满头银发,满面春风,未曾开口先展笑容,和蔼,亲切。我们就从拉家常开始:“赵老师,我80年代曾经参加过文联办的青年美术培训班,您教过我们色彩课,是水粉画呢。”“哦,对,对,那是在中山公园里办的班……”


口述地址 合信星湖城赵淑钦家中
口述时间 2019年5月29日
口述整理 林琳 


口述


 当年在文联的美术培训班,出了好些名画家 


我记得是(上世纪)80年代初吧,35年前吧,我来汕头38年了。那时我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在文联工作。当时全社会都有着蓬勃向上、渴望知识的氛围,学习艺术,欣赏艺术,也成为许多青年人的追求。我们办的美术班,就在农展馆里面,中山公园里。每期收费30元。来的都是年轻人,各个单位的,也有待业在家的。我记得有初级班和提高班,学素描、色彩、速写。速写很重要,所以我们几乎在每次上完课后,都会抽出半个小时时间,集中大家学速写。就让某一个同学当模特,其他人围着来画。这样对于学员的速写能力很有帮助,提高很快。班里出了好些名画家,像谢铿、方向、许卫华、郭朝东、李道信等等,好多人才,不错。学员本身的水准就不错,学习积极性很好,那一批人真是出人才啊。

      

郑林华(198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1987年赴美。)跟我一起,在这个班当老师,记得他管的更多,班主任吧好像。每次的培训班为期三个月,在这个期间,我们还会在课余放一些世界名画的幻灯片给学生看,大家都很认真,那时的学习氛围真好,大家都会讨论、琢磨,进步都很快。

      

我是1981年春节前来汕头市文联上班的。此前,我在广州军区创作组,呆了20年。

      

我是潮阳人,出生在县城。5、6岁的时候来汕头。我父亲最初在汕头做工友,就是打工啦。后来自己开了一间小铺,类似于今天的士多店,卖杂货,烟茶酒,酱油盐等。我就跟着家人来汕头定居了。出来时是抗日时期。我在家排最小,上面有两个姐姐两个哥哥。


虽年事已高,但赵淑钦创作热情不减。


在汕头一中读书时,幸运地跟从吴芳谷老师学画


我家住同平路,在市四小学读书,到了1951年我小学毕业,去读一中。我从初一到高中毕业,都是在汕头一中读书。

      

小时候我就很喜欢看画也爱画画。抗美援朝的漫画,当时贴得满街都是,我都会站在墙脚看很久很久。也爱看小人书,就是“古册”。记得读小学时,美术老师姓方,他画了不少街头的宣传画,他对我的影响很大。

      

读初中后,很幸运遇到了吴芳谷老师,他是上海美专毕业的,是水彩画名家。我假日经常跟他去海边、公园、农村画水彩画。一跟就是六年,应该说,吴芳谷老师影响了一批当时的青少年学生,像许楼山(医跌打伤很出名的医生)的儿子许汉树,还有魏照涛,我们都是好朋友。

      

对我的绘画一生第一个最大鼓励的事情,是1957年参加广东省青年美术展。吴芳谷老师觉得我画得不错,就推荐了我的作品去参展,结果两幅入选。一幅是水彩画《外马路》,另一幅是《公园一角》。结果,两幅都入选了,《外马路》得了三等奖。黄笃维(广东省水彩画名家)还在他的评论中提到我这幅画。后来两幅都被送去参加全国青年美展,《公园一角》入选了当年的全国青年美展。这个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当时我还是一个高二的学生。

  

赵淑钦在创作中。


1957年考进广州美术学院,当时整个中南五省,只招20名学生


1957年,我就去考广州美术学院。当年是中南美专更名为广州美院之后首届招生。结果在五个省里只招收20名学生。油画系的10名,国画系的10名。我在油画系。说实在的,在美院时,因为政治运动多,我们经常下乡,深入生活,跟农民一起。课堂的写生结合我们下基层,到工厂、农村劳动,会争取时间速写头像,这样也锻炼了基本功,打下扎实基础。回想起来,我的艺术道路,更多的是部队培养和锻炼了我。

   

毕业后分配到广州军区,下连队当兵,练意志练作风


1961年,我们这一届提前毕业了。毕业时,我填写的志愿是出版社。因为罗宗海(1935年12月生于潮州。1958年中南美术专科学校油画系毕业后任职广东人民出版社。我国著名水彩画家)当时在出版社当美术编辑,我经常去找他,觉得当美编不错。但是分配结果下来,我被分配到广州军区美术组,这个组最大规模时有近10个人。

      

我在部队,呆的时间很长。一开始军衔是中尉。我们创作组的每个人,都必须当一年兵。我分三次到基层,当过炮兵、步兵和侦察兵。第一次是去外伶仃岛当三个月炮兵。那是万山群岛中的一个小岛,对面是澳门。第一次当炮手,震撼啊,在实弹射击时,那种炮震和巨响,霎时耳朵就被震得听不见。第二次是当步兵,参加千里野营拉练,到揭阳一个部队,我们在风雨交加和伸手不见五指的云雾山中行军,一个人接着一个人爬山,视线看不见,靠的是跟着前面战友背包上的白毛巾走。一到营地就要热水泡脚,消除脚的疲劳和关节的酸痛,直至今天,我爱泡热水脚的习惯,就是那时学到的。第三次,当侦察兵,在桂林,战士练徒手攀登,名叫“三点固定”。虽然大家都知道我是大学生下连队锻炼的,没法像他们那么专业,但是也得学。攀登石壁、飞越山崖,我第一次从山这边荡过绳索到山那边,叫“山间引渡”,因为动作不规范,险些出事。

      

部队真是一个大熔炉,当兵让我锻炼了意志,练了作风,也积累了创作素材。我经常是在战士休息时,就拿起笔来速写,或者留心观察大家的各种神态、姿势、动作等。


油画《我们都是神枪手》


部队生活对我的艺术道路有决定性作用


部队抓创作抓得很紧,部队也有自己的全军美展,也要参加五年一次的全国美展。我这个时期开始陆陆续续有作品入选。比较好的是这一幅《我们都是神枪手》,大约创作于1973年,入选1974年全国美展。画幅中:海边、海滩、阳光、海浪中漂浮着靶子,逆光下的姑娘、大嫂、妹子,共六个女民兵,笑容很健康、灿烂,各人的擦枪动作体态多姿,这就是我在部队生活中观察得来的,当时我是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创作。入选全国美展后,反应比较好,《人民画报》等很多杂志都有发表,还被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年画。隔年的三八节,国家邮政局采用了这幅作品发行了邮票,所以影响很大。这幅画后来被嘉德拍卖行从我这里拿去拍卖,最近有人在上海私人美术馆见到这幅画。在中央电视台介绍中国绘画史专题第三集中也介绍了这幅画。

      

后来我又创作了许多现实和历史题材的作品。像《向井冈山进军》当时也是被嘉德拍卖行拍走,这幅画的创作不止一次,最初是为军事博物馆需要,我们要创作这么一个题材,我跟另外两个战友组成一个组,我和招炽挺、王孝柏上井冈山采风,去安源、 瑞金、茨坪等,全部走了一趟,各人回来后都出草图,最后选了我的这幅草图。由招炽挺(1945年生于广东南海。画家。曾任广州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照草图基础上画了素描稿,我带着素描稿到湖南一个连队住下,完成了这幅油画,这幅画现在在中国军事博物馆展出,非洲一个国家还专门拿这幅作品做为邮票发行。为参加当年的全国美展,由招炽挺执笔完成另一幅《向井岗山进军》(因为当时我另外有创作任务)后来被嘉德拍卖行拍卖200多万,为私人所收藏。

      

所以说,部队生活对我的艺术道路有决定性作用。艺术创作,必须先有种子在心里,然后触发你去思考,你的人生观、世界观,还有创作的基本功、造型能力、色彩能力等等,综合起来,才能创作出打动人的作品。

  

   

油画《凯旋日》


艺术永远都具有教化功能,不可能纯粹从形式到形式的


我一直认为,艺术是有它的教化功能的。不论你画的是什么题材,宗教的也好,现实的也好,历史的也好,都有你要表达的内容和思想在其中。

      

像这幅《凯旋日》,也可算是我的代表作。当时是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刚好回汕头探亲,虽然部队没通知我归队,我还是赶紧回广州军区,跟战友一起到了友谊关。我去的时间,恰逢部队打胜仗归来,战士们风尘仆仆又神采奕奕,在友谊关前拍照留念。我创作的画面,就是三个女兵走在尘土飞扬的路旁,摆好姿势,让记者拍个照,留下战火洗礼过的青春印记。三个女兵的性格各异,可以从画面中观察到。你看,高个子的闪烁着大眼睛的女兵精明成熟;这位站在中间的女兵叉着手笑得很快乐;站在左后侧的女兵,则是一位腼腆、文静的姑娘,我是调动了油画技巧,活泼地运笔,用暖色调,把凯旋战士归来的场面渲染得很热闹,用正面光,使作品更厚重,具有时代感又有生活味。可以说,在部队的20年,我创作了许多军事题材的作品,是比较具有时代意义的,也是我的创作盛产时期。

      

现在有一些画家,强调形式,强调创新。创新是对的,但是你创作的东西,不可能从形式到形式的,总有你要表达的思想内涵。如何表达出来,各人有各人的手法和技巧,但是首先得让观者看得懂。


画家的创作要把握时代的脉搏,抓住时代的变化


回汕头后,在文联工作,经常跟汕头地区的画家们一起,组织美术活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画界迎来了繁荣的创作时期。各种思潮和探求,但艺术总是离不开画家生活的人文环境和他自己的世界观的。这一时期,我也画了一批反映改革开放的时代题材的画,也画了一些民俗的题材,如《老桥》《故园柑甜》《潮绣姑娘》等,而这一幅《夜大钟声》,是反映80年代年轻人如饥似渴追求知识,工余争相入读夜校的景象。我创作的作品总是想反映前进中的时代风貌。

      

汕头的画界氛围很好,现在学西画的人很多,队伍很庞大。美术学院的校友会就有很多人。许多人画得比我都好,而且画西画的,市场没有国画那么火,但是大家都爱好,热爱这一行,这很好。汕头的绘画一直都基础很好,从以前上海美专毕业后回汕的,到后来从广美回来的,还有很多没有读美院的,很有天份的艺术家,汕头的艺术创作一直都是很繁荣,令人高兴!




摄影 | 本报记者 张春华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